記憶原理

         我們說閱讀是對知識“記”的存儲過程,而對知識的再現和運用往往是“憶”的提取體現。記憶的關鍵不在於儲存,而在於提取、檢索。我們掌握快速記憶的關鍵就是人們當需要知識的時候,能有效地把記下的內容,大量地、準確地“憶”出來。這就要求我們不僅能把記的內容牢固地記(儲存)在腦海裡,而且能在適當的時候快速地把這些內容憶“提取”出來。其實,這種能力開發的巨大潛力我們每個人都具備,只不過人自身還沒有自覺地認識和發現它,用科學的訓練和系統化掌握它罷了。

       人類的大腦由大腦分成左、右兩個大腦半球,兩半球經胼胝體,連接兩半球的橫向神經纖維相連。大腦的奇妙之處在於兩半球分工不同。美國斯佩里教授通過割裂腦實驗,證實了大腦不對稱性的“左右腦分工理論”,並因此榮獲1981年度的諾貝爾醫學生理學獎。按照這一理論,人的左腦支配右半身的神經和器官,是理解語言的中樞,主要完成語言、分析、邏輯、代數的思考、認識和行為。也就是說,左腦進行的是有條不紊的條理化思維,即邏輯思維。與此不同,右腦支配左半身的神經和器官,是一個沒有語言中樞的啞腦。但右腦具有接受音樂的中樞,負責可視的、綜合的、幾何的、繪畫的思考行為。觀賞繪畫、欣賞音樂、憑直覺觀察事物、縱覽全局這都是右腦的功能。生理學家和教育學家研究還發現,人腦所儲存的信息絕大部分在右腦中,並在右腦中正確的加以記憶。右腦如同一個書架,架上分類擺放不同的書籍,每本書有自己的書名,書中再分章劃節層層記述,右腦信息儲存量是左腦的一百萬倍。思考的過程是左腦一邊觀察提取右腦所描繪的圖像,一邊將其符號化、語言化。換言之,右腦儲存的形象的信息經左腦進行邏輯處理,變成語言的、數字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 愛因斯坦曾這樣描述他的思考問題時的情景:“我思考問題時,不是用語言進行思考,而是用活動的跳躍的形象進行思考,當這種思考完成以後,我要花很大力氣把他們轉化成語言。”顯然,正是左右腦協同工作,使人類具有感知力、創造力。特別值得提出的是人對自身右腦潛力的開發與運用尚處於低級階段。科學家們已經證明:右腦具備的圖形、空間、繪畫、形象的認識能力,即形象思維的能力,使它處於大腦感知世界的前沿。創造性思維中的“知覺”和“一閃念”是極其重要的,這一個“火花”往往孕育一個新理論、新學說,有的甚至催毀了原有的思想體系。此時,右腦具有的直觀的、綜合的、形象的思維機能發揮巨大的作用。一句話,創新必須充分調用右腦。

        我們強調開發右腦的重要性,並不是要用右腦思維取代左腦思維,事實上右腦思維也不可能取代左腦思維。右腦儲存的大量信息、它的知覺都必須經左腦語言的描述和邏輯的加工才具有最終的價值。然而右腦畢竟是我們使用的“弱項”,注重開發右腦潛能,也許更能“少投入、多產出”。正確使用右腦,人生才能更加充實美好。儘管人人都得使用左腦,因為左腦掌管語言功能。但以左腦為中心的生活方式卻是單色調的,因為左腦是以利害得失計算和愉悅感情統治的世界,用非常狹隘的視野觀察人生和社會,人們難免迷失於紛紛擾擾的現實社會。右腦是基於人類許許多多年遺傳信息考慮問題,因而更豁達,視角更寬廣。學會用右腦思考,您會發現,原來生活可以更美好,學習可以更輕鬆,您的潛在能力更巨大。

        在美國,榮獲1981年度醫學、生物學獎的斯佩里博士做過一個有名的實驗。斯佩里博士切斷患者的位於左右腦連接部的腦梁,然後擋住其左視野,在其右視野放上畫或圖形給患者看,患者可以使用語言說明圖形或畫上的東西是什麼。可是,如果在左視野顯示數字、文字、實物,哪怕是讀法很簡單,他也不能用語言說出它們的名稱。通過實驗,人的兩腦分工情景越來越清楚了。如前所述,左腦有理解語言的語言中樞,而右腦有與之對應的接受音樂的音樂中樞。這一點,從左、右腦的外形差別便一目了然。其次,語言中樞的左腦與人的意識相連。如果打擊左腦,人的意識會立即變得模糊。右腦支配左手、左腳、左耳等人體的左半身神經和感覺,而左腦支配右半身的神經和感覺,右視野同左腦,左視野同右腦相連。因為語言中樞在左腦,所以左腦主要完成語言的、邏輯的、分析的、代數的思考認識和行為。而右腦則主要負責直觀的、綜合的、幾何的、繪圖的思考認識和行為。

        中央電視台曾播放過一次現場表演:一位青年書畫家,他用左手作畫,右手寫書法,龍飛鳳舞、左右開弓。畫圖是非線性的直觀行為,所以是右腦發揮作用,指揮左手完成;而右手寫書法(詩詞),需要完成記憶性的語言和思維,所以是左腦指揮右手完成。這個例子生動地說明了左、右腦的分工情況。所以日本著名右腦專家春山茂雄形象科學地把左腦稱為包含感情的“自身腦”,把右腦稱為繼承祖先遺傳因子的“祖先腦”。